ag9827.com|优惠信息网

首页?>?最新信息 / 正文

抗战中最厉害的敌后武工队,特务队长胡立义和他的特务队

网络整理 2019-06-30 最新信息

作者:书剑飘香

1938年8月初,天气炎热。

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支队特务队长胡立义与队员赵克宽、王永仁、刘世乾、房德勤、刘世连、赵守志等在敌占区山东淄博张店区的沣水大高庄宿营,实际是隐藏在张老汉的家里伺机待命。

午时已过,院外的大榆树上知了突然停止了叫声,屋里的几名队员迅速摸枪,掰开了盒子枪的击锤。

抗战中最厉害的敌后武工队,特务队长胡立义和他的特务队

?等张老汉张望回来才知,是一个孩子拿着弹弓从大树下打鸟。原来又是一场虚惊。

不一会,知了又连续不停“知…知……”的叫着,屋里的队员知道暂时安全,酣然入睡。

此时的胡立义已无睡意,从屋里出来,看到中共地下交通站负责人刘太北在院子石头上坐着,低头装上一袋旱烟,吧哒!吧哒!的抽着,于是上前坐下问道:“老刘,怎么有心思?”

老刘叹气:“嗨!我在考虑张店龟驮碑附近的日本兵,大白天拦路强奸妇女,搜刮民财,人们稍有反抗,即诬陷其私通八路,借口枪杀。昨日村里又有一名妇女被强奸了。”

胡立义听后怒火中烧:“老刘你放心!这个账我们一定要清算!一定要为民除害,严惩作恶多端的日本兵和狗汉奸!”立义深思后问道:“那里的鬼子有什么嗜好?”“有,有个鬼子叫驴头曹长,爱喝酒,喝酒不要命。”老刘的回答。

胡队长一拍大腿:“有办法了。”

这时老刘心情舒展,表示一块参加战斗,为村民报仇,被队长拒绝。因为老刘有隐情,年初鬼子强奸了一名年轻的女子,正是老刘的表妹。

一波波的八路军队伍过往时,老刘都在诉说,一直未解决。恶气未出,老刘压抑。

这次,老刘听说,胡立义敢作敢为,有办法。这次重提有了结果,能不高兴吗。

第二天上午,胡立义带着赵克宽、赵守志手提四瓶白酒、二斤烤肉上路了。

约莫半个时辰来到了龟驮碑附近据点。咋眼一看据点周围几百米的开阔地,在不远处,有一条与公路平行的铁路延伸到据点通向张店。

高高的岗楼可封锁周围的一切,据点的路口有两排几人方可移动的三角形鹿砦,鹿砦上缠绕了密密麻麻的铁丝网,其两侧是公路有水的壕沟,只要把鹿砦一放,人想通过极难。

队员赵克宽、赵守志明白了胡队长带酒的用意,走在前头提着酒、肉故意晃悠着,向据点路口靠近。

抗战中最厉害的敌后武工队,特务队长胡立义和他的特务队

?“站住!不要命了!过路要检查!”鬼子的2个岗哨,加2个伪军,持枪拦住。

“是!是!老总!”克宽应着,三人掏出了良民证,经过检查、摸身,没有可疑物后,伪军张敬贵眼睛盯着手指克宽手里举着晃动的酒、肉。

“这是什么?”“老总!我们是看望朋友带的小意思。”

克宽边解释边向前一举,张敬贵鼻子一嗅,闻到了烤肉香味,漏出了凶恶的三角眼:“老子在这为你们卖命,太君辛苦在这站岗,保你们一方平安,你们道心安理得的喝酒吃肉!难道就不知道孝敬皇军。应该那个,意思!意思!”

“应该!应该!东西我们都留下,不够,下次再带来。”克宽笑着点头客气地应对。“这还差不多!”张敬贵点头,接着把酒递给了鬼子驴头曹长,驴头曹长看着四瓶景芝白干酒,在瓶盖上,闻了又闻说道:“吆西!”

张敬贵面对克宽也露着奸笑,挥手让人放行。

这晚,在鬼子的据点里,几个伪军和二个鬼子对酒把盏,张敬贵站立弯腰笑脸:“太君的辛苦!小弟敬哥薄酒一杯!”驴头曹长端杯仰脸一口喝净,然后对着张敬贵几个伪军说道:“过哭老萨马带西大(日语,辛苦了!)!”

端起了酒杯,伪军一齐端着酒杯强做笑脸:“不辛苦!”喝了下去。伪军们跟着学张敬贵一个个的给驴头曹长敬酒。

驴头曹长喝着,脸色有清变黄变阴,吐着酒气:“酒的吆西!烤肉的吆西!花姑娘的没有?”

“有,有,保证太君明天,一人一个年轻漂亮的花姑娘。” 汉奸班长打着保票。

“骚噶!(是这样啊 )你的良心大大的吆西!”驴头曹长在赞扬。

张敬贵抢先又倒满了酒说:“太君的吆西!”班长及两个伪军也跟着效行:“太君大大的吆西!”纷纷站立往驴头曹长碗里夹肉、倒酒,就像儿子伺候老子。

这天夜里,胡队长约莫这帮孙子酒喝的差不多了,他们从沣水的大高庄出发了。

夏日的夜晚,月光微弱,他们悄悄的来到空旷的原野,微风习习,感到了凉爽,队员们就像笼子出来的兔子撒着欢的做着各种有趣的姿势俯身跳跃灵巧的前进,不时的回头张望,朝着立义露个笑脸。

他们极具乐观主义精神,视死如归,把奇袭鬼子据点当做一次有趣的旅途。他们就是一群为民族生存而战的勇士。

抗战中最厉害的敌后武工队,特务队长胡立义和他的特务队

?胡立义带着队员俯身迅速的沿着铁路外侧前进,翻过铁路,摸到岗楼附近,看到路口已有鹿砦封住,在灯光下看到城墙有大字书写“夜晚禁止人员通行!”此时放哨的汉奸张敬贵喝的醉醺醺正抱着枪在岗楼门口打盹,队员赵克宽从铁路一跃上了公路朝岗楼走来。

张敬贵看到有人影,强睁开双眼端起了枪,“哗啦”一声,拉起枪栓,子弹上膛:“站住!什么人?”“是我!给你送酒来了!”张敬贵眯着眼,看到已经走到跟前的克宽。

克宽递上了一瓶酒,张敬贵低头一看又是景芝白干,满意的点头:“嗯,好!”话音刚落,克宽手中的另一酒瓶已重重的砸其脑门,张敬贵立翻白眼,前胸倒地。

克宽双手用力把住其头一个旋转180度,脸面向上,听到“咔嚓!”脖子的骨折声,人还没来得及出声,就上了西天。

胡立义和队员们迅速冲进岗屋,两个日本鬼子和一个汉奸班长喝酒后正睡得糊里糊涂。

汉奸班长首先惊呼:“八路来啦!八路来啦!”话音刚落,就被立义一枪了结。

喊声、枪声惊醒了两个睡觉的日本鬼子,其中一个是驴头曹长,嘴里还叽里咕噜大骂:“八格牙路,什么的干活?”

两个鬼子刚要伸手摸枪,便被“叭叭”两枪,结果了性命。随后队伍迅速撤离。

十分钟后,鬼子警卫队几辆三轮摩托赶到,有一个伪军,因上厕躲过一劫,向鬼子报告:“袭击人员领头人是我邻村,炒米村的胡立义。”

鬼子经探查发现死亡四人,有三人都在眉心中枪,故传出:“八路的神枪手来袭,个个爆头,枪中眉心!”

胡立义的特务队第一次摸岗楼,毙敌4人,获大盖枪3支,匣子枪1支。

8月中旬,适逢张店大集,人来人往,胡立义与几名队员化装成赶集的农民。

当时两个日本兵与一个汉奸正神气十足的在岗楼下盘查路人。

胡立义刚要走近,有个鬼子气势汹汹地问:“你的良民证的干活?”

他装作掏良民证的样子,嘴里连说:“有、有、有!”这时,两个队员已把枪口顶在两个鬼子的腰间,食指一勾,两个鬼子就送了命。

在路口鹿砦处,有两个伪军见状带枪拔腿就跑,进入人群,立义跑向旁边的一个高土坡,抬手两枪击中两人头部。

岗楼上有两个伪军举枪朝下拉枪栓,立义避开人群,抬手一枪一个解决。

那个汉奸吓得拉了一裤屎,跪在地下磕头像捣蒜一样,连喊“饶命”。

胡立义说:“看在你是中国人的份上,暂时饶了你这条狗命,如果继续作恶,改日再跟你算账。”

赶集的群众看的真切,纷纷议论:“这神枪手又来了!”“你看到了?”

“看到了,队员们飞檐走壁,两个逃跑的伪军已混入赶集的人群,其队长不慌不忙中冲上土坡腾空跳起在人群中开枪爆头。”

一个老大爷伸出大拇指:“那场面!头次见,这乃是真英雄豪杰!”

胡立义第二次摸岗楼,毙敌4人,得大盖枪4支。

8月下旬一天,阳光明媚,立义和几名队员大摇大摆又来到张店龟驮碑岗楼附近,这时的岗楼日军、伪军已换人,皇军两个人,领头的是“四眼太君”。

伪军一个班,班长姓董。但这次没等他们靠近,即被汉奸从岗楼上用望远镜了望,发现来人衣摆下漏出了摆动的枪绳:“是八路!特务队!”汉奸被吓得哇哇大叫:“胡天爷爷来了!”

在路口的伪军一看,望风而逃。

四眼太君在岗楼望着逃逸的士兵,“八格牙路!死啦死啦滴!”的喊叫,无济于事。

四眼太君早已知道胡队长神枪手的厉害,明白他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在岗楼上,赶紧屈身急问:“董桑,(董君)咋办?”董班长腿打着哆嗦:“太君,中国36计中就有空城计,咱们就空城吧,不然就来不及啦!”

“吆西!咱们就演个空城计!”四眼太君吆喝着,带着两个鬼子一个伪军,狼狈的抱头鼠窜。

特务队进入据点后空无一人,也未放一枪,扫荡了一圈。

胡立义第三次摸岗楼仅获毛毯8床,猪腿一个。

从此以后,淄博据点的鬼子再也不敢,大白天拦路强奸妇女,搜刮民财,及出现人们稍有反抗,即诬陷其私通八路,借口枪杀的情况。

因为他们害怕“胡天爷爷”来了,枪打爆头。

不久胡立义又袭击了淄川汉奸维持会活捉会长高福斋,给日、伪军造成了极大的恐慌。

胡立义及特务队就像一个幽灵漂浮在清河平原、淄博山区的空气中,抓不着,挥不去,百姓提起扬眉吐气,鬼子、汉奸一听闻风丧胆。从奇袭湖田、金岭车站据点到三摸龟驮碑岗楼,势如破竹,无一人伤亡。

淄博日军治安守备司令部急忙召开治安联席会议后,发布布告,提供线索者,活捉、击毙胡立义奖赏大洋500。

事后,三支队副司令员杨国夫在支队会议上表扬了胡立义和特务队。

杨国夫司令(后来为开国中将,济南军区司令员):“哈!哈!”大笑:“你们特务队深入虎穴(鬼子据点),连其伙房的猪腿也能扛回来!”

各中队队长纷纷投来羡慕的眼光。

特务队的每个队员被奖励大洋八块。

本文作者:热血洒南疆(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7952293548917259/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Tags:抗日战争 ? 山东 ? ? 烧烤 ? 性侵犯 ? 不完美妈妈 ? 白酒 ? 日本 ? 淄博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